call me唧唧
暴躁派写手
错别字大王

【方叶ABO】嗅觉失灵

方锐大大生日快乐!虾虾的梗 闻不到alpha信息素的Omega老叶!

反正还是写的乱七八糟 就是那么没有诚意的生贺

摸鱼就是爽 真不想填坑




ALPHA和OMEGA的世界,大概可以简单粗暴的分为以下三点:交配,繁衍,信息素。然而让人失望的是,由于叶修的某种原因,这三项里的任何一个偏旁都和他搭不上边。

 

叶修是个Omega,货真价实。他拥有每一个值得让alpha疯狂的资本,也不是性无能。能在发情期的时候用双手取悦自己。但他就是患了这个奇怪的症状,哪怕再多的alpha像求偶的雄孔雀朝他迫不及待地展现出自己的荷尔蒙和羽冠,他也都是云淡风轻地转过头去。

 

他闻不到alpha的信息素,就像犬科类分辨不出黑白以外的色彩。就是和他说“你知不知道自己在alpha里面很受欢迎啊”?叶修也会说:“是吗?哥连他的信息素都闻不到,也未免太差了吧。”

 

太长时间的独生生活几乎让叶修以为自己是个BETA,除了躲无可避的发情期,他几乎不受信息素的影响。

 

“这是不孕不育的症状吧?”魏琛身为叶修的老朋友,见了无数被叶修信息素吸引最后又屡屡碰壁的故事,总是一边吸着烟屁股边啧啧摇头,很有局外人幸灾乐祸的意思。

 

“我有荣耀女神就够了。”反正魏琛也是单身老狗一条,他这番话根本刺激不了叶修什么。叶修吸着碗里的面条跐溜跐溜的,陈果她们不知哪里想来的食物新吃法,拿了瓶米醋在他眼前晃悠,“叶修,要不要汤里面加点醋啊?”

 

叶修吸了吸鼻子,顿时把五官都皱作一团。

 

“不要不要。”他说。“闻着就不好吃。”

 

 

最后叶修的面条虽然没有遭到他们异想天开的荼毒,但几大勺的酸味儿到现在还萦绕在他鼻腔里。也不知道这瓶醋是不是有着强大的腐蚀能力,让他无时无刻都不得不重新回忆起这个带有倾略性的气味。

 

叶修点了两支烟都没用,他现在特别想吃点甜的。果汁或是蛋糕都行,只要能中和他胃里的那点酸性物质。

 

“方锐都到门口了,你怎么也不去迎接一下!”他们兴欣准备吸纳过来的那位战友都跑到楼下了,他们的领队居然还一副状况外的模样,简直让陈果急得跳脚。她身为老板娘,这才清楚地了解兴欣是有多微小,一点也不比轮回蓝雨那样的大公会。所以这看似无所谓的第一印象,她是整个战队里最为在意的了。

 

“他一个大男人的难道还会找不上来吗?”叶修懒洋洋地抖了抖烟灰,“告诉他进门以后左拐十米上楼。”

 

“不用了,我已经找上来了。”方锐龇牙咧嘴地打开训练室的大门,“你们楼底下的网管都要比叶修你靠谱。”

 

甜滋滋的香味,好像掉进了一家刚开张的蛋糕店。毫无来由的,却一把抚平了叶修心里所有的褶子,连同那点微不足道的静脉曲张都得到了慰藉。

 

这是什么?叶修对这些点心的知识实在匮乏,他搜肠刮肚地分辨出这些物质的名字,好像是什么奶油和水果蛋糕。看着方锐他们在训练室里就转会这一事聊了许久,叶修早就被这股香气折腾的头昏脑涨。

 

他以为这是能安神定志的东西,不曾想方锐在的时间越久,他的意识就越涣散。又是一把切磋结束,大家还筹划着怎么做东请这位客人吃个晚饭,叶修终于抵不过心里的好奇,伸出只香烟指着方锐问道:“哎,你来之前偷吃了什么蛋糕?”

 

“蛋糕?”被指名的方锐同学认真地嗅了嗅自己的袖子。

 

“没吃啊。”

 

……

 

“我闻到信息素的味道了。”方锐彻底坐落到兴欣的一个月以后,魏琛在他的房间里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叶修没有鸠占鹊巢的愧疚感,甚至还大大方方地从魏琛床头的烟盒里掏出一只含进嘴里,点燃。

 

尽管信息素对Alpha与Omega之间的关系来说简直是天雷勾地火的,但对魏琛这种对信息素绝缘的beta来说,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好比寻常人根本闻不出香水的前调中调到后调之间到底有什么区别。叶修竟然还能对着他说出“好像是奶油香气里加入一勺柠檬草”的比喻,直把魏琛给唬的目瞪口呆,没想到叶修有朝一日也能讲出那么文艺的话来。

 

“我的天。”魏琛也来不及计较叶修抢他香烟的事情了,叶修嗅觉失灵的器官能昙花一现地分辨出人生中第一种信息素的气味,怎么说都是件值得庆祝的大事。“你闻到谁的了?准备泡他?”

 

“哥不是正在考虑吗。”叶修险些把烟灰都抖在魏琛的棉被上,“你说,方锐有没有Omega啊?”

 

“我靠,你看上方锐了啊?”魏琛想起这两个猥琐的人凑一块,得发出多猥琐的信息素啊,简直恨不得竖起一身的鸡皮疙瘩来做出应激反应。

 

叶修不知道自己和方锐的信息素被魏琛这样很不礼貌地探究了,他点点头,“是啊,怎么?”

 

“他知道你是Omega么?”他还记得那些alpha当初是怎样热情地追求这个人,理由也是因为什么所谓的信息素。每到这时候魏琛就庆幸自己不会被这个看不着摸不着的东西牵着鼻子走,你看这不连荣耀里心最脏的老叶都甘拜下风了么。

 

指针逆时针转了几圈。方锐把中午点好的外卖放到他桌上,干净的手指抓着一片信息素,铺天盖地地撒到叶修脸上。叶修的脸颊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就红了,迅捷的像是过敏。方锐从塑料袋的恍惚中看见他红的通透的脸,顿时大惊失色,好心地伸出手被贴上他的额头,说:“怎么了,你是不是感冒了?”

 

最让人恼火的事情大概莫过于此,惹他动情的目标竟然还不自知,甚至还肌肤相亲的把自己的信息素黏在自己的皮肤上。叶修原先还不觉得,现在却怎么闻怎么觉得这蛋糕味儿蠢蠢的,和主人一样的迟钝。

 

最近是他的发情期。感谢科学的进步,让他能彻底压抑过这一段难熬的时间。只是太好的抑制剂也堵住了他浑身的毛孔,叶修那好闻的信息素全部被填在五脏庙里,仿佛内力紊乱的武林高手,在经脉里横冲直撞,药剂都快遏制不住他的欲望。

 

叶修被他的动作搞得怒火中烧,大概是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不解风情的alpha,面对美味可口的Omega都能无动于衷。性功能障碍!叶修恶狠狠的想,但这委实不是方锐的错,而且真正有障碍的人,严格说起来也不是这个无辜的alpha。

 

“他应该也不是故意的吧?”魏琛想了想,忽略掉叶修恨得咬牙切齿的表情,“毕竟你吃了抑制剂,他就是哮天犬也不可能闻出来啊。”

 

“我有信息素感知障碍都能闻到他的,他居然闻不到哥的?!”这种没有“礼尚往来”的交换让叶修很是不满,他现在越来越嗜甜,然而就是让苏沐橙给他带了街头巷尾各种的蛋糕也找不到一种与方锐香气相吻合的。

 

明明也不是什么独一无二的,但可能上天就是这样,有心栽花,这盆木讷的花骨朵就是不得要领。

 

心疼方锐。魏琛默默在心里给这位新人点了根蜡。

 

 

叶修的倒追计划在和魏琛摊牌以后如火如荼地开张了。方锐可能不觉得,但已经和叶修有了长期联系的队友们都察觉出不对。

 

“老板娘,这是什么?”陈果带着一刀的报纸坐在沙发上看今日头条,被叶修打了个招呼。

 

“恩?报纸啊。”XX日报的四个大字上浮现出陈果的两只眼睛,“怎么了?”

 

“哦,没事。”叶修嘴里叼着的烟晃了晃,“那给方锐也拿一点吧。”

 

“……”陈果再三确认自己的报纸名称,“你确定方锐喜欢看娱乐头条?”

 

 

“叶修,你上次说让我帮你带的东西,我给你买回来了。”苏沐橙拎着袋子走到他面前,手伸进去拨拉,想把里头的东西给拿出来。

 

“什么东西?”叶修早就忘了和苏沐橙说过什么,只记得最近大小的蛋糕店里都有苏沐橙的影子,那些老板都记住了这个喜欢奶油蛋糕的小姑娘,殊不知真正需要的是个年过三十的大男人。“是蛋糕吗?买了多少,分一点给方锐好了。”

 

苏沐橙手上的动作顿了顿,抬起头来,一双眸子里全是被震撼的颜色,“方锐也需要抑制剂?”

 

“哦,是抑制剂啊。”叶修不动声色地伸出手接过她手里的袋子,“我都忘了,谢谢啊。”自然不过地模糊过刚刚失态的界限。

 

眼前叶修仔细把弄着抑制剂的动作不知道是不是在装模作样,但好歹是青梅竹马了多年了关系,不是来自于她自我臆想的代入。

 

叶修的神情很不自然。她干脆一手拍在叶修的桌上,居高临下的视线多少给了她点自信。她专注地盯着叶修的眼睛,后者没有把视线与她对上。

 

“叶修,你是不是最近对方锐特别关注啊?”如果不是因为句尾加了个“啊”,这句话完全可以当做一个陈述句,掷地有声地砸在地板上。

 

“有吗?”叶修转过头来眨巴眼睛装无辜,“人家刚来嘛,我们作为前辈总得给点关注和安慰对不对?”

 

“你少装蒜啊。这么多人都来我们兴欣呢,怎么不见你这么热情过?”越是说出来就越是笃定自己的答案,苏沐橙抿唇一笑,“你是不是看上人家了啊?”

 

话已至此,叶修也不喜欢再装模作样地端着。他放下自己手里的抑制剂,扭过头嗯了声,说:“恩,我是看上他了。”

 

就是和叶修青梅竹马了十多年她也不得不为方锐点一支蜡。不说其他的,叶修也不是什么不好,但是当他认真的想追某个人的时候,不论他是方锐还是圆钝,这个目标都是……有点可怜。她有种看动物世界时豹子追逐猎物的上帝视角感,也不知道到底是想看豹子饿肚子,还是猎物撒丫子脱开追踪。

 

不过被豹子盯上的目标好像都是跑不掉的。

 

……

 

欣赏了叶修这种初中生一般的追求手段一个多礼拜,局外人的魏琛觉得连兜里的那点廉价烟草都变得格外香甜。都说天道好轮回,没想到叶修这种心那么脏,还闻不到信息素的设定都能被丘比特的箭矢射了一心窝子。

 

叶修也太傻了。都是alpha和Omega了,就不能放个信息素简单粗暴一点嘛。大家都顾着被叶修的改变给震惊了,就他早早的出了坑,把方锐那点从开始到现在的转变都看在眼里了。

 

门笃笃地敲,魏琛咳了咳,险些被口腔里的那点烟雾呛着。这次敲门的人还挺有素质,没等到他的回应,就老老实实地站在外面,看来可以排除掉是叶修的可能性。

 

“进来吧,谁啊?”他允了外头访客的求见,那一头干净利索的头发已经表明了身份——“方锐,你怎么来了?”

 

方锐左顾右盼的,看似很紧张的样子。魏琛不知道他深夜来访还做出这幅肉麻的表情是所为何事,要不是他确信方锐对自己没有那方面的心思,这时候还真得抖一抖身上的鸡皮疙瘩,“魏琛啊,我有件事想问你。”

 

“问啥啊?”看他一脸忐忑的,魏琛也不得不僵起自己的面部肌肉,摆出一副严肃的起自己的面部肌肉,摆出一副严肃的样子,“你说。”

 

方锐娇滴滴地挠了挠头发,脸红红地问道:“你说叶修……他人挺好的,有没有alpha啊?”

 

……

 

魏琛想狗带。如果不是怕遭来队友们的白眼和侧目,他真想在自己的门把上挂一个门牌,上面就写:“拒不接客,来者请回。”

 

他都不知道自己胡子拉碴的脸上哪里有什么恋爱咨询师的光彩,但这两个大男人就喜欢闲来没事的找自己谈天说地。你说论这种感情经验,苏沐橙啊陈果啊,这么多软绵绵的妹子,问谁不是问啊?为啥他们一个两个都逮着自己不肯放?

 

魏琛被夹在中间,听他们两个人腻歪死人的恋爱烦恼,简直想大翻白眼——你俩都这样了,还牵扯着我有啥意思啊!干脆就把你们都晚上约到房间,然后等着你俩坦诚相待宽衣解带算了。

 

但这个想法魏琛只想了半秒钟,就狠狠晃出脑袋了。首先是他被烦的不胜其烦,实在不想做那个牵线搭桥的红娘,就干脆让他们再多绕绕弯路也没关系。其二么……他想想alpha和Omega遇见以后会做什么事,就恶寒。

 

至少他的房间绝对不能沦为这个炮灰。

 

结果最后事情就演变成魏琛一听见有人找自己,就抓起自己的香烟和打火机落跑。这两个人有完没完呢啊?!这样欺负他这个单身的beta有意思没?

 

魏琛想,他得把之前说的那句话给收回来。这哪是被射了心窝子啊,一箭都得穿过脑子了吧。

 

但躲归躲,后来他们都缠着自己了,连着刚有点懵懵懂懂的队友们看自己的眼神都开始不对。

 

“老魏呢?”“哎,魏琛呢?”

 

“你们两个是不是蠢啊?!”


评论(8)
热度(439)
© 霸王别唧 | Powered by LOFTER